大大大狐丸

客官,你有一份狗粮尚未领取。
基本都是药婶,基本都是糖。
欢迎评论,欢迎聊天~~
请大家多多指教了!〈(_ _)〉

【药婶】夏日祭

#药婶恋人前提

#审神者私设,有名字



(一)


「药研,一起去花火大会吧。」



药研还清晰地记得几天前的晚上,秋月枫邀请他时候的场景。


今天就是约定的日子,从早上睁开眼睛开始,药研就十分期盼着,他恨不得马上去找自家大将,和她一起消磨掉白天的时间,晚上再一起开心地去逛庙会。


可他不能。在被告知直到下午太阳开始落山之前都不能去找她的时候,虽有些失望,但他也能理解,尤其是当看到加州清光和乱藤四郎依次进入她房间的时候。


药研藤四郎怀着满满的期待一边做着马当番,心却已经不知道飘到了哪里,即使被马舔了一脸,也并不怎么在意,反而温柔地顺了顺它的毛,是把它当做了谁了吗?



总算是熬到了下午,药研终于可以去找他的大将了,他朝着她的房间径直地走去,正巧遇到了乱。


「啊!药研!正好,快过来!」


乱拉着药研飞快地来到了审神者的房间,拉开了门,喊道:


「主人~我把他带来了。」


药研抬起头,房间里站着加州清光,以及和平时打扮不太一样的秋月枫。


她穿着白色和橘红色相间的浴衣,上面还有枫叶的花纹,大概是加州特意为她定做的。脸上化了淡淡的妆,平时放下的头发也扎了起来,在一边还带上了花饰。


不得不说女子力很高二人组这次可是下足了功夫,让药研藤四郎整个人杵在那里,想夸她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药研,你就没有什么要说的吗?女孩子可是用来夸的!」


加州清光不满地说着,但被点到的当事人却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他也想夸啊,可是现在的他只能说出诸如“漂亮”啊“可爱”啊这些词,实际上他也就这么说了。


「大将,很漂亮。」


说出的话显得很没有底气,药研在内心拼命地责怪着自己,为什么不能像平时一样自信满满地说出口。


加州清光更加不满于药研的反应,他想说上几句却被秋月枫阻止了。


「清光,没关系的啦。」


「但是,我们准备了那么久……」


加州清光看到了秋月枫的表情后,就不再说下去了。她的脸上没有任何的不满和失望,反而有些高兴。


对加州清光来说,他的主人开心是最重要的,即使他想要从她那儿得到更多的疼爱。所以他可以把他的主人好好装扮后交给药研,但他却做不到无动于衷。


他见证了这两人的一路。当看到不坦率的两个人终于走在了一起,他感到很欣慰,但同时也有些寂寞,那大概是“吾家有女初长成”时的寂寞吧,毕竟从这个本丸还只有两个人的时候,他就一直看着她了。


但现在他却不能像以前一样肆无忌惮地找她撒娇,对药研有些不满那是自然,因为他也想和她一起去看烟花啊!


乱藤四郎还是为自家兄弟好好考虑的了,他打破了这有些尴尬的气氛,双手叉腰,对着药研说道:


「药研,你别愣着了,赶快换衣服!」


「诶?」显然药研还没从刚刚的状况中缓过来。


「你难道要穿着白大褂去逛庙会吗!快点,你的浴衣我也准备好了。」


正当乱藤四郎准备拉着药研离开的时候,加州清光叫住了他们。


「药研,主人就拜托了。」


药研注视着加州清光,迟疑了一下,总算是找回了平时的状态,语气坚定地回答道:


「噢!交给我吧。」



(二)


虽说有着关于庙会的知识,但对于药研藤四郎来说,这是他第一次来到这样一个热闹的集会,比他想象的人还要多不少。大多数人都穿着便服,身着浴衣的只是少数。


药研换上了自己兄弟挑选的深蓝色的浴衣,身边走着精心打扮了的少女,不得不说这两个人还是比较招人眼目的。当然药研不介意,倒不如说,他想要给别人看,自己的恋人是多么得漂亮,多么得可爱。


“不过这么多人,很容易就走丢了”,这样想着,药研牵起了旁边人的手。


「大将,可不要走丢了哦~」


「……知道了。」


药研没有放过那一瞬间脸上的红晕和手的僵硬。两人成为恋人虽已有一段时间,但在本丸牵手的次数却十分得少,像这样牵着手走路还是很新鲜的,药研十分享受着和她牵着手走在一起的时刻,他微微握紧了她的手。


「对了大将,有什么想吃的吗?我去买。」


「嗯?我什么都可以,药研想吃什么就买什么吧。」


面对药研的提议,秋月枫总算是回过神,故作平静地回答着,内心却还因为和药研牵着手而心跳不止。


「那么,在这儿好好等我,可不要乱跑哦。」


「当我是小孩子吗。」


嘴上依旧回击着,但心里因为药研放开手而松了口气,她摸了摸胸口,平复了下心情,静静地等待着。



药研回来的时候,手中拿了两根棉花糖。秋月枫将选择权交给了药研,所以来什么她都不会惊讶,不过当她看到棉花糖的时候,心里还是觉得自己的恋人有些可爱。


只是药研选择棉花糖的理由可不是因为喜欢,他只是想看看,她在吃棉花糖时笨拙又可爱的样子。


所以当看到秋月枫差不多半个脸都凑在了软绵绵的棉花糖,只为了咬上一口,最后还不小心一小团的棉花糖粘在了她鼻梁子上,他藏不住自内心的愉悦,嘴角微微上杨,不小心笑出了声。


「大将,这里粘上了。」


说话的同时,药研取下了秋月枫鼻梁上的棉花糖,顺势放进了嘴里,这个有意的行为自然是让枫脸上一红。


「下次告诉我就好了。」


「好好。」


药研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咬上了自己手中的棉花糖。


今夜还很漫长呢。



(三)


药研看中了一个发夹,枫叶形状的,是射击摊的奖品。做工并不算精良,只是用木头和布加工成的。


他想要赢得这个发夹送给秋月枫,只是因为觉得非常适合她,即使这作为礼物有些逊色,尤其是和她今天带着的花饰相比更是如此。


「大将,稍微等一下,我想玩下射击。」


药研原以为枫会留在旁边看他玩游戏,这样等他赢得奖品的时候就可以顺理成章地送给她了。


「我在那里等你。」秋月枫指了指旁边。


药研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是个捞金鱼的摊位,可能她想要养金鱼吧。


药研没有多想,很快他就开始了射击游戏。虽然不及陆奥守,但药研的悟性很强,试过几次之后就掌握了诀窍,没过多久他就获得了他想要的奖品。


他带着发夹去找秋月枫,顺便想看看她捞金鱼的样子。他走到还离秋月枫几步的地方就驻足了,他看到她一脸严肃,全神贯注地盯着水池里的鱼,就不再上前打扰她了。


秋月枫将纸网伸到水中,试图想要捞到一条金鱼,鱼在网上扑腾了几下,她还没有来得及把它转移到碗里,网就破了。


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松了下来,秋月枫叹了口气,无奈地笑了笑。药研在一旁也看得很投入,网破的那一瞬间,心里也暗自为她感到可惜。他走上前去,出声叫了一下她。


「嗯?药研你来啦。」看到药研的到来,原先有些消沉的少女打起了精神。


「大将,你这是第几个网了?」


「刚刚那是第三个了,果然很难啊。」秋月枫晃了晃手中已经破掉了的网。


「让我来试一试吧,大将你想要哪一条?」


药研向摊主的大叔要来了新的网,准备开始尝试。秋月枫指向了水池中的一条黑色的、体型比较小的金鱼。


「那条小的黑色的,游得很快的,感觉有点像药研。」


这句话说出口,药研别提有多开心了。在这样一件小小的事情之中,她也在寻找他的影子,那么在她心中,自己是怎样一种存在也是不言而喻了。


药研优秀的动态视力和非常强的悟性让他在第二次的尝试中就取得了成果,但他没有就此停下,除了那条黑色的金鱼以外,他还捞上了一条稍微大一些的红色金鱼。


「这条,有点像大将吧。」


「诶……哪里像了,红金鱼不都长得差不多吗。」


「看这里,眼神特别得像。」


「是吗?」


这两条据他们说很像对方的金鱼,最后被带回了本丸里养,那都是后话了。



(四)


花火大会的重头戏即将开始,两个人已经坐在了小山丘上等待着了。当第一束烟花升上天空的时候,黑夜一下子就被点亮了,硕大的烟花绽放在夜空中,十分地震撼。


紧接着一束又一束的烟花不间断地出现,照亮了整个天空。药研转过头能够清楚地看见身边少女的模样,和平时不太一样的她。


药研掏出了之前的发夹,他开始明白为什么他会觉得这样一个朴素的发夹很适合她了。就跟她本人一样,简单、质朴,不加修饰却有着自己的光辉,他很喜欢这样的她。


「大将,这个给你,射击游戏的奖品,觉得很适合大将。」秋月枫接过了发夹,脸上露出了温柔的笑容。


「药研,谢谢你。」


能够看到她的笑容就足够了吧。




「其实,是想要和大家一起来看的。」


药研知道,在这样一个时代,她的愿望是无法实现的,即使如此,他对于她能够选择自己,真的很开心。


「下次、下次在本丸里放烟花吧!」


「嗯!和大家一起!」



后记:

好久没写手有点生。

清光和药研的关系大概就是婆婆和女婿之间的关系(X)


大家好久不见……我就是冒个泡摸个鱼,就是这个鱼一不小心摸大了……构思了一个礼拜,写了三个晚上,最后大纲里还有一点东西没来得及写,下次有机会单独拎出来作为omake吧。清光的部分真的是列大纲的时候完全没有想到,一不小心就各种爆字数了。好久没写得那么认真还挺开心的。


然后我就继续躺尸去了,下周两门期中测,然后两个礼拜看证从的两本书,我都没翻开来,感觉要完,时间不够用……


感谢阅读。


评论(8)
热度(39)

© 大大大狐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