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大大狐丸

客官,你有一份狗粮尚未领取。
基本都是药婶,基本都是糖。
欢迎评论,欢迎聊天~~
请大家多多指教了!〈(_ _)〉

【药婶】审神者(上)

#药研视角叙事

#这是一条时间线

#大概不甜


(一)


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还是樱花满开的四月。不过,她和樱花真是一点都不相称。……不,生命短暂而又美丽这点倒是一样。


作为第五把在本丸里显现的刀,自然是被编入了第一部队参加最初的战斗。不过很快,随着打刀的逐渐出现,随着战场变得更加严峻,短刀的能力终有极限,所以我离开了第一部队。我并没有什么怨言,她作为将领做出了正确的事。


在做内番和跑远征的日子里,我有了更多的时间观察她。她给我的印象就像平静的水面,没有太多的波动。她不是爱说话的人,也不是表情丰富的人,但她在和我们聊天的时候总是保持着微笑,也总是能维持着愉快的对话。即使这样,我依旧觉得她和我们保持着距离。


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可能对她而言,“审神者”只是工作,而我们只是“工作上的同事”吧。她不会越过自己划定的界线,我觉得这样就够了,至少当时我是这么认为的。



一期一振显现了。


弟弟们很是高兴,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能和一期哥相见。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他是一个温柔称职的兄长,但直到很久之后才发现,他和“她”有着相似之处。


一期哥是本丸里的第二把太刀,也是第一把四花,能力被有所期待那是自然。只是没有想到,刚来就担任了近侍,代替了一直承担着这份工作的初始刀加州清光。看来她真的是特别看重一期哥,希望他赶快成为队伍的支柱。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近侍也大多都是一期哥,也使得一期哥成为了本丸里的第一把满级刀。


直到现在,即使已经被撤下近侍的职位,即使已经不再出阵,她对他还有着绝对的信任。说实话,让人有些羡慕。



(二)


什么东西在悄然无声地改变着。


她作为审神者已经成长了不少,不管是部队编成还是战术指挥,都不能和她刚来的时候相提并论,和“我们”也相处得很好。虽然还有很多不足,但她的确是一位优秀的“审神者”。


正逢时间政府委托调查大阪城,我跟随一期哥挖通了地下50层,带回了兄弟之一——信浓藤四郎。带着信浓向她报告的时候,谁都没有想到他会直接冲到她的面前,一把抱住她的腰。


“大将的怀里好温暖……”


意料之外,对着向她撒娇的信浓藤四郎,她并没有推开,而是安抚性地摸了摸他的头,露出了宠溺般的笑容。可能是不经意间的流露吧,我从未到见过她这样毫无修饰,发自内心的表情。


她的笑容原来是那么好看的吗……


心里不禁这样想到。


可能从那时候开始吧,她对我们态度开始渐渐改变。出阵的次数减少了,比起提高刀的练度,她似乎更愿意坐在走廊上,和我们一起喝喝茶聊聊天。她会抽时间和弟弟们一起玩耍,会做一些小点心分享给大家。她会和烛台切一起准备晚饭,会和长谷部一起去万屋,也会来我这儿打下手……她变得更爱笑了,不,也许她本来就是个爱笑的人。


她开始靠近我们,尝试去了解我们每一个人。她对我们产生了感情,对她来说,“我们”不再是付丧神,也不再是“同事”,而是一同战斗的伙伴。


我不知道这对她、对我们是对是错,但有一件事我是明白的,比起之前的“审神者”,我更喜欢现在的“大将”。



(三)


本丸变得热闹起来了。


大太刀的到来使战力得到了提升,经过一番苦战,也总算是攻克了最艰难的厚樫山。第一部队平安归来后,她提议“要不要举行宴会来庆祝一下”。


那一晚,大家都兴致很高,烛台切准备了丰盛的菜肴,陆奥守拿出了从万屋买来的酒招待了起来。歌仙念起了诗歌,和泉守说起了俳句。就连说着“不打算和你们混熟”的大俱利伽罗也看上去很开心得一个人安静地喝着酒,毕竟他可是大功臣之一。


想想这样大家一起闹腾的酒宴好像还是第一次,她……看上去也很高兴。她提出来的时候有些意外,原以为她不是喜欢这样热闹场合的人,现在看来还挺享受的,有些放心了。


次郎太刀兴高采烈地喝着自己的酒,只可惜的他的好酒友到现在都还没有来。他跑去找她,想要她一起喝几杯,她只是一边苦笑,一边摆摆手,说着自己不擅长喝酒,拒绝了次郎太刀。


“不擅长喝酒”吗……她喝醉会是什么样子呢。脸变得通红?话变多?还是会撒娇?


啊……竟然有点想看,其实醉了的是我吧……



(四)


本丸里的同伴不断地增加,这要归功于政府的“战力扩充”计划。在这次活动中带回的新刀有:物吉贞宗、髭切、长曾祢虎彻、浦岛虎彻,以及不动行光。


捞新刀是一方面,通过这次的战场训练起本丸里一些练度低的刀也是一方面,毕竟这跟我们平时的战场相比更不容易受伤。


大概因为我是战场上长大的刀吧,她把第二部队的队长的职责交给了我。虽然敌人并不是很强大,不过为了带回虎彻两兄弟还是花了不少功夫。


向她报告后,她站起身摸了摸我的头,说道:“药研,你做得很好。”


真是的,把我当成小孩子了吗。


看着没有比我高多少的她,一边摸头一边夸奖我,心里虽有怨言,但感觉好像……还不赖。


带回虎彻兄弟之后,探索的重心彻底转移到了第一部队对不动行光的搜寻。她看上去要比平时奋力得多,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对一个酒鬼那么上心,难不成想给次郎太刀找个喝酒的对象?我向她提出了内心的疑惑。


“因为你、长谷部和宗三会比较高兴吧。”


为了……我们?想想,她好像一直都是为了别人而努力着。


“那两个人会不会高兴我不知道,但是现在大将为我们考虑,我很高兴。”


『要是你能够再多为自己考虑的话,我会更高兴。』


当然这句话被我咽了下去。



后记:

感觉结束得很突然……原来想写完再发的,一个是因为卡文了,还有就是后半部分估计会很长。后半部分就是药研当上近侍之后的事了。

药研视角的审神者的变化和自己的变化。审神者一开始只是当作工作来对待,之后渐渐把大家当成家人。药研对审神者的看法也有一次转变。到这里为止两个人还没有正式开始,算是开始前的互相在意,审神者对药研的在意没有怎么表现,大概就是因为在意所以让他当队长、当近侍。

审神者和一期的相似之处,就是温柔恭敬背后的距离感


药研表示很后悔当时没有拉住信浓……

评论(12)
热度(34)

© 大大大狐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