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大大狐丸

客官,你有一份狗粮尚未领取。
基本都是药婶,基本都是糖。
欢迎评论,欢迎聊天~~
请大家多多指教了!〈(_ _)〉

【药婶】牙疼

#女审神者第一人称

#药婶恋人前提

#牙医药研出没


口镜:牙医用来检查牙齿和口腔内的镜子。(第一次知道是叫这个名儿)




右边的牙肉肿了,有点疼。


原本只是因为劳累引起,睡一觉大概就能好了的,结果自己作死连着两顿吃了老干妈蛋炒饭和麻辣烫,现在吃稍微硬一点的东西就疼得不行。


我原以为我把这件事情瞒得好好的,和大家一起吃饭的时候也尽量表现地和往常一样,没想到,还是被“他”给发现了。




药研拿了一碗草莓进了房间。现在这个季节草莓很甜,就是……吃的时候牙也很疼。


「大将,弟弟们摘的草莓,我就放这里了。」


低头装作自己正在忙,随意地接了药研的话。


「嗯,我一会儿吃,药研你就先回去吧。」


不能辜负短刀们的心意,等会儿尽量用另一边牙吃吧。所以药研你就先回去吧,你在这儿我不敢吃。


药研没有做出任何的回应,预想的脚步声也没有走向门外,而是逐渐靠近,直到停在了自己的身边。


「大将,把嘴张开。」


「诶?」


突然从头顶上传来的声音和没头没尾的话,让我不自觉地抬头看向了他。一抬头就看到他一脸的担心和不高兴。


「大将,你以为你瞒得很好吗?吃饭的时候光用一边嘴了,还有这两天也没见着你和老爷子们一起喝茶吃茶点,弟弟们邀请你去吃东西你也拒绝了。」


「快把嘴张开,让我看看。」


我听话的张开了嘴。


药研蹲了下来,从口袋里掏出了一面口镜,一只手抓住了两侧的脸颊,另一只手把口镜伸进嘴里,观察了起来。


药研“医生”,你的脸太近了太近了!


放大的脸和紫眸,严肃认真的表情,让我不自觉地有些心跳加速。


真的很好看啊。


「还好,问题不大,就是有点肿。不过大将,真亏你能瞒得住啊,几天了?」


药研松了口气,站起身,我这才回过神来。


明明只是个“口腔检查”,我在想些什么啊……


「四、四天了……」


「唉,瞒着我四天……明天我会让烛台切做一些柔软的食物。」


哦哦不愧是药研。


「原因看起来是上火,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之前吃了些什么哦大将。」


啊果然被发现了吗。


「明天再买一些苦瓜,拜托烛台切做一些苦瓜的料理,什么苦瓜炒蛋凉拌苦瓜苦瓜排骨汤。大将需要降降火。」


等等,清火的食物那么多,你为什么要专门挑苦瓜!


「作为瞒着我的惩罚,我明天会看着大将吃下去的~」


「知、知道了。」


还好我还有私藏的零食可以过过嘴瘾。


「不过药研,直接吃消炎片会好的比较快吧?」


「药吃多了会产生抗性,没有什么问题就尽量不要吃。而且,大将也不擅长吃苦的药吧?(笑)」


谢谢你的考虑,苦瓜就没关系了吗QAQ!


「大将,要快点好起来哦,牙肉疼的话连接吻都做不了。」


……这个人义正辞严地在说些什么!


啊不好,想到了以前接吻时候的情景,脸开始变烫了。


「哼哼,脸变得这么红,是想起什么了吗?」


一脸坏笑。


「算了,这次我就先拿这个将就一下吧。」


他扶上了我的后脑勺,拨开了刘海,轻轻地吻了一下额头。


我立马捂住了额头,似乎刚刚的柔软和温度还停留在那里。


我果然好喜欢眼前这个人啊,会因为他的一举一动而脸红心跳。


今晚大概又睡不着了吧……





「对了大将,刚刚忘记说了,要快点好的话,睡前不要吃东西,尤其是糖和饼干这种淀粉类,还有睡觉前要去好好刷牙。」


「所以,大将偷偷藏起来的零食和糖果我就先没收了,我会跟弟弟们说让他们这两天不要给你送吃的了。还有草莓我先拿走了。」


等等等等等药哥我们好好说话,不要夺走我最后的慰籍啊————



后记:


今天婶婶也在被药研说教系列(又是我)

关于苦瓜是怎么吃下去的,大概是药哥嘴对嘴喂的吧(x)

差点把“牙疼”打成了“腰疼”(腰疼就是另一种展开了)


明天考完就活了,就能够光明正大地想药研了!

21号去京都走一圈(去看药研!),尽量在那之前多更点。


准备去捏个婶,还是走温馨撒糖路线,反正就是想写老夫老妻的生活。

名字取出来大概就成功了一半(喂),以及名字取出来我是不是可以写现paro了(想高中生药研好久了)


评论(28)
热度(82)

© 大大大狐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