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大大狐丸

客官,你有一份狗粮尚未领取。
基本都是药婶,基本都是糖。
欢迎评论,欢迎聊天~~
请大家多多指教了!〈(_ _)〉

【药婶】告白


#一个关于告白的小故事



本丸里的所有刀都知道,审神者和药研藤四郎是互相喜欢的。审神者的近侍大多时候都是药研,即使不是,药研也总是会出现在审神者的房间里。然而两人却从来都没向对方表露过自己的心意,这让本丸里的其他刀感到奇怪。


乱藤四郎言“明明只要表个白,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呢”。但药研觉得,自己还挺喜欢现在的相处模式,并不需要什么言语约定来束缚双方。


万事都需要契机。


当药研在自己的研究室里研究了一天的人体解剖学后,好不容易出来透口气,却被近侍的秋田告知,审神者在万屋被一位男审神者给告白了。


作为兄长,自己心里再怎么动摇,也不能表现在弟弟的面前。


安抚完秋田之后,药研觉得自己可能有必要和自家大将好好地谈一谈。


据秋田的话,大将并没有直接拒绝那位男性审神者,这让药研有些不高兴。


“明明只要回答一句自己已经有喜欢的人就可以回绝了……”


即使这么想,他大概也不会这么说出口吧。因为他不能百分之百确定,审神者是喜欢自己的。


……


「大将,我进来了哦。」


一拉开房门,就看到原本趴在桌子上的审神者猛地一下坐正,有些惊讶地看着站在门外的药研。


「药、药研!你……怎么来了。」


「怎么了,没有什么事我就不可以来了吗?」


「不……」


故意表现得有些生气,但看到因为自己的到来而感到慌张的审神者,又觉得有些可爱。


药研看到了桌上散乱的文书,决定在进入正题之前先使一下坏。


「大将,政府的公文处理的怎么样了?」


「……我、我刚刚只是在休息!没有在偷懒!」


「那么大将,你休息好了吗?」


审神者看着满面笑容的付丧神,倍感压力。


这根本不是疑问!这是威胁!


审神者立马拿起了笔,急忙整理好桌上的公文,摆出了一副“我要好好工作了”的样子。


药研走过去,坐在了审神者的对面,然后死死地、死死地盯着她看。


沉默的气氛,再加上对面传来的刺人的视线,让审神者感到很不自在,迟迟都没有动笔。然而对面的紫眸少年则毫不在意,死死地、死死地盯着她看。


终于,再忍受不住这尴尬的气氛,审神者微微抬起头开口问道:


「药研……你是不是有什么想说……」


既然她开口问了,药研也不再绕圈子,准备直入主题。


「我从秋田那里听说了,大将今天被别人告白了吧。」


「果然已经听说了吗,那个真的是吓到我了哈哈哈……」


「为什么没有拒绝?」


一双紫眸直直的盯着她的眼睛,不允许她继续插科打诨,不允许她逃避这个问题。


「那是因为……因为第一次别人向自己告白,所以脑子变得一片空白……所以……就没有来得及拒绝……」


没有了原先的底气,她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小。渐渐地头低了下去,不敢直视对方。


短暂的沉默过后,少年开口了。


「大将。我在大将心中,究竟怎样一种存在?」


他从来都不会问这种的问题,审神者终于意识到,自己让他感到了不安。


她下定了决定,站起身走到了药研的背后坐下,将自己的后背靠在了他的后背上。


那并不是一个宽厚的后背,但却是十分温暖、可靠,而又让人感到安心的。


她握住了他的手,想告诉他,自己就在身边。


「药研,对不起,让你感到了不安。」


「我哪儿都不会去的,我会一直留在这里,留在药研的身边。」


「对我来说,药研是特别的。」


「我不会接受别人的告白。因为……我喜欢药研,喜欢你药研藤四郎。」


颤抖的声音,微微握紧的手,即使背靠背,药研也能够想象出她现在是什么表情。


啊,真的是鼓足了勇气了。那么我也应该好好地回应。


「哼哼……第一次听到大将对我说喜欢,真的好高兴。」


「我也喜欢你,大将。」


他握紧了她的手,说道:


「既然握上了这只手,那我就不会再放开了。做好觉悟吧,大将~」




……




「大将,下次去万屋的时候记得叫上我。」


「嗯?你问为什么?」


「唉……上次那位男性审神者,大将还没有好好地拒绝他吧。」


「大将不擅长拒绝别人,我担心你拒绝不当给对方留下期待。」


「我的话,会拒绝地很彻底,不留下一丝希望。」


「要手下留情?」


「大将真的很善良啊,还是说,其实很在意那位审神者?」


「大将不是喜欢我吗?花心可不好哦。」


「抱歉,开玩笑开过头了。」


「我喜欢你哦,大将~」


「哼哼……脸,红透了呢。」



后记:


这次是 @仓小 太太给的灵感,围绕着告白展开的话题。

参考了不少婶婶的药研,认认真真思考了药研究竟在什么情况下会向大将表白。

我心中是,即使药研和婶婶两个人是互相喜欢的,即使双方都明白,药研也不会表白,他不想束缚婶婶,毕竟一个是人类,一个是付丧神。所以就是需要一个契机,就像这次,婶婶被别人表白,但是因为两人并没有在交往,药研没有阻止婶婶,让婶婶拒绝对方的理由,所以开始不满于现在的关系,然后做出改变。

以及表过一次白之后,也不会去频繁地说,但是有时候说出来,调戏婶婶,喜欢看婶婶的反应(嗯!)

更喜欢看婶婶红着脸拼足劲对自己说喜欢,觉得这样很可爱。


感谢大家阅读!


评论(13)
热度(70)

© 大大大狐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