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大大狐丸

客官,你有一份狗粮尚未领取。
基本都是药婶,基本都是糖。
欢迎评论,欢迎聊天~~
请大家多多指教了!〈(_ _)〉

选择

  • 现代paro,粟田口黑道背景,女主有名字

  • 私设多,bug多,文笔渣

  • 虽然打了乙女向tag,但乙女成分少,如果有后续可能多一点

  • 弟弟们主场,以及全程没有怎么出场却存在感很高的一期哥


「秋月小姐,请把这些文件交给药研。」


「我明白了,一期先生。」


秋月枫,是我现在的名字,这并不是我真正的名字,是我在这次任务中的身份。我的职业是一名杀手,眼前这个水蓝色头发的男性,就是我这次任务的目标——一期一振。表面上是大学讲师,而背后实际上是黑道组织粟田口的首领。


做杀手的,不可避免会接触到黑道的世界,这种暗杀组织中特定人物的委托实际上有不少,有来自敌方组织的,也有来自同一组织的。当然理由是什么都无所谓,我的任务只是完成委托人交给我的任务,拿钱办事,就是我们的规矩,并不打算深究什么。


我现在作为一名女仆,潜入粟田口的家中,寻找下手的机会。不过……在这两个月来的观察下,一期一振根本不像什么黑道首领,他不论何时何地都表现地十分完美,似乎在他工作的大学中也十分受人欢迎,尤其是受女学生欢迎。一期一振的生活十分的光鲜亮丽,与黑道组织完全扯不上关系……是的,他所在的世界和我的世界截然相反。


我向一期先生鞠了个躬,便离开了房间。站在门外,看了一眼他交给我的文件,上面是一些大学课程的内容。我知道真正重要的文件,他是不会交给我这种下人的。


“将这份文件交给药研”是一期先生交给我的“任务”。


药研藤四郎,是一期一振的弟弟……之一。要说一期一振有什么“缺点”,大概就是弟控吧。他有十几个性格迥异的弟弟,而且还对他们特别的溺爱。只要是关于弟弟的事情,他就会失去平时的冷静,甚至还会表现的有些偏激。我还记得我刚来这里的时候,小退在学校里被欺负,一期先生就冲去学校,一副要把学校掀了的架势去找老师理论,还要求欺负小退的孩子道歉,即使对年幼无知的小孩也不手软。


不过我觉得,比起平时完美的他来说,这样的一期先生更能让人亲近。


走到了目的地,轻轻地敲响了房门。开门的黑发男孩就是药研,虽然只是高中生,却比大人们还要可靠,所以一期先生才会将一些工作交给药研处理吧。


「有什么事吗,秋月姐?」


「一期先生要我把这个给你,打扰到你们了吗?」


房间里除了药研以外还坐着两个年龄相仿的孩子——乱藤四郎和信浓藤四郎。他们的面前散落着卡牌,应该是在玩游戏。


「没。……文件确实收到了。秋月姐要不要也加入我们?」


善意的邀请,在我听来却是刺耳的。最初被称为“姐姐”的时候,是非常不习惯的。他们越是把我当成朋友或者姐姐,我越是意识到自己和他们所处的世界不同。不断地告诉自己,他们只是“任务”的一部分。


「不了,我之后还要去买东西,你们有什么需要帮忙带的吗?」


「嗯……」药研认真的思考了起来。


「说起来实验要用的材料不够了,能拜托秋月姐买一些回来吗?」


「没问题,需要些什么?」


「等一下,我找张纸写下来。」说着药研就走向了房间深处的书桌。


药研好像一直在做什么研究,能够经常看到他穿白大褂的样子。比起研究者,倒是更像一名医生。似乎对医学也有些研究……


突然腰间多出来的重量打断了思路。我低下头看了看抱着自己的红色脑袋,只见他吐了吐舌头,用撒娇的语气说道:

「姐姐真是没有一点防备呢~」


「信浓君,能放开我吗?」


「不要,姐姐的怀里很温暖呢,像太阳一样。」


像太阳一样温暖吗……真是和我不搭。


没有办法,只能让信浓君这样抱着我,不过很快,就有人表示不满了。


「真狡猾!我也想要抱姐姐!」


说话的是乱藤四郎,一个可爱的……嗯,男孩子。我到现在对此还没有实感。娇小的身体,糯糯的声音,长又直的橙发,身上的小裙子就像是为他量身定做的一番非常合适,再加上他爱撒娇的性格,绝对是会激起男人保护欲的类型。


「才不要!是我先抱住姐姐的,先到先得!」


「哼!你说的才不算,姐姐你说,你要被谁抱!」


这句话感觉很有歧义啊,乱酱。


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药研带着写好的清单来到了身边。


「乱、信浓,你们两个不要吵了,会让秋月姐困扰的。」


「是……」两人有些失望地回应道。


「久等了,秋月姐。」


我接过药研手里的清单,扫了一眼,都是些不认识的名词。


「我尽量写的详细了,包括在哪里能够买到,有什么注意事项……如果还有些什么问题,到时候打电话问我就好了。」


「明白了。」


「那么就拜托了。」


…………


向藤四郎们道了别,整理了东西便出门了。


刚走上大道没多久,手机就响了起来。“是不是药研有什么忘了说的”心里这样想到,但当我看到屏幕上并没有显示号码的时候,这个想法就被否认了。


我走到了旁边一条无人的小巷,按下了接听键,话筒中传出的是被加工过的男人的声音。


「17号,任务进行的怎么样了?」


真是无意义的问题,这两个月来的监视我可没有看漏。


「不打算回答吗……不过也算了。我想你应该明白,我可没有多少耐心。」


明明根本不信任我。


「今晚是最后的期限,如果没有完成任务的话,我想是什么结果你应该最清楚不过了。」


“嘟————”男人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根本不打算听我的回答。


我知道从我接到这起电话,就没有后路了。


留下的答案只有一个。


…………


凌晨一点,我换上了轻便的黑色衣装,带上了一把小手枪和匕首,准备前往一期一振的房间。


这个时间一期先生已经熟睡。他的生活非常有规律,偶尔会工作到很晚,但怎么样都会在12点前上床。他经常说自己要做好才能够给弟弟们做榜样。


快要走到一期先生的房间了,我的任务马上就要结束了……结束之后就再也见不到他们了吧,当他们知道是我杀了他们最爱的哥哥的话,一定会对我恨之入骨的吧。


突然,熟悉的声音响起。


「姐姐,你在干什么~」


我吃惊地看着说话的橙发少年,即使用着和平时一样的语气,依旧能够感受到他眼神中的寒意。


什么样的理由都是没有用的,既然被发现了,要做的只有一件事。我握紧了怀中的匕首,看准了时机,刺向了眼前的乱酱。


没有预想的刺入感,感受到的是兵器与兵器的撞击。只是一瞬间,乱酱用他手中的短刀抵御了我的攻击。


「姐姐~你刚刚是想要杀了我吗?」


「……」


「哼……被说中了吗。」


我并不打算回应什么,现在我不是他口中的“姐姐”,而是一名杀手。


身后传来的杀气让我后背发凉。我侧过身子,想看清来者何人。


站在那儿的是药研和信浓。


「姐姐,如果不做这种事的话,我们还能一起玩呢,真可惜……」


「秋月姐,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


和乱酱一样,完全没有察觉到他们接近。还有刚才,就算我控制了力量,也不应该被乱酱挡下那一击。我该说,不愧是“粟田口”的孩子吗。


三对一实在是不利,我绷紧了我的神经,寻找逃离的机会。至少要将他们分散开来,逐一对付。


「乱酱、药研君、信浓君。」我并不想在这种情况下叫他们的名字,但这或许是唯一的突破口了吧。


他们表情变得更加严肃,等待着我之后的话。


「对不起!」


说出这句话的同时,我逃离了他们。听到背后药研君喊道:

「乱!不要离开一期哥的房间!信浓我们去追她!」


……


在绕了宅邸几圈之后,和预想一样,药研和信浓选择分开行动。我隐藏了自己的气息,悄悄地跟在药研的身后,寻找机会下手。当然,没过多久,药研就停下了脚步,说道:

「捉迷藏就到此为止了,秋月姐。现在收手还来得及。」


「……」


「我不知道你有什么隐情,但经过这两个月来的相处,不仅是我,兄弟们也很喜欢你,所以我不希望以这种方式结束。」


「如果真的有什么难言之隐的话,一期哥、还有我们都可以帮助你。但如果你依旧要伤害我的家人,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眼神中充满了觉悟,我知道他是认真的。对他来说,家人真的是很重要的东西。


所以,我也做出了我的决定。


「……」


「你想说的只有这些吗。」


我握紧了手中的匕首,冲向了药研。


「这就是你的选择吗……」


药研做出了攻击的姿势。我闭上了眼睛,刀锋插入了我的左胸,腥甜的血液充满了整个口腔。我松开了匕首,向后倒去。


直插心脏,还真是毫不留情。


药研走到了我的身边,蹲下说道:


「如果没有发生这种事,你还会继续待在这里,白天为我们准备好吃的饭菜,教我们学习,帮助一期哥的工作。晚上悄悄地溜到你的房间里,给弟弟们讲故事,陪他们入睡……」


那一定很幸福吧,家人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


视线渐渐的模糊起来了,最后映入眼帘的是药研悲伤的神情。


别摆出这样的表情,这是我的自己的选择。这两个月因为你们的陪伴,我过的非常快乐。「真的、谢谢你们。」


「秋月姐……」


最后还能听到你这么叫我,已经、很满足了……


我闭上了眼睛,世界沉默了。


留下的答案只有一个,杀死目标,亦或是死。既然这样,被你们杀死该有多好啊……


后记:

感谢看到这里的婶婶们!

第一次写一个完整的故事,感触挺深的。从一开始的构思到逐渐成型,虽然定了故事的大方向,但一开始写细节就感觉有好多bug,到最后觉得黑道这个设定都有些可有可无了orz。文笔还是渣,不能将自己所想的准确描绘出来。

起初只是想从一个暗杀者的角度描述短刀弟弟们在夜袭中英勇保护哥哥的故事,所以一开始定下来就是个BE。后来给了暗杀者一个身份,一个故事。她的工作是触及到社会的黑暗面的,但在和短刀弟弟们的接触中,感受到了家人的温暖,开始奢求自己不能得到的东西。她担心自己从此就害怕孤独,所以在委托人打电话来的时候,她的决定是完成任务,这样就可以断了自己的留恋。但在之后与药研他们的直面对决时,她动摇了,然后她选择由他们杀死自己,这就是为什么她带了小手枪却没有用的原因。之所以去找药研,是因为认为药研能够狠下心,毕竟是支撑了粟田口的一个哥哥,判断上不会迟疑。最后那一击是她自愿接受的,而药研也是知道的,所以他会说出最后一段话,他还是把她当作“姐姐”来对待。

夜战短刀们的侦查和隐蔽高,所以秋月枫没有发现他们。而且他们一开始就发现了监视秋月枫的人,起初以为是她的敌人,但后来大概猜到了她的身份,所以当夜袭的时候并没有太过于吃惊,他们一直在等待她的选择,如果她选择是暗杀一期哥,他们会毫不留情地杀了她,意外地其实很冷酷。

想想这结局真的很悲伤呢,希望在别的世界线里她能够成为他们真正的“姐姐”,不是以暗杀者的身份。

最后讲讲正文没有提到的私设:

粟田口在一期一振继承之前是黑道中十分有实力的组织,但一期一振并不喜欢斗争,所以继承之后并没有进行黑道方面的活动,但也没有解散,目的是为了保护弟弟们。即使没有活动,但依旧有一定的影响力,所以有敌方组织的暗杀也不奇怪。

粟田口的经济来源既不是黑道活动,也不是一期哥的工资,而是博多炒股理财赚来的。

除了一期哥,短刀中年长三人组药研、乱、厚是主要的战力,原本想主要写这三人,后来……因为信浓太可爱了,就……

看到这儿的你们都是小天使!

再次感谢阅读,希望喜欢。

评论
热度(50)

© 大大大狐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