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大大狐丸

客官,你有一份狗粮尚未领取。
基本都是药婶,基本都是糖。
欢迎评论,欢迎聊天~~
请大家多多指教了!〈(_ _)〉

【药婶】小小本丸纪事①

#药婶恋人前提

#审神者私设

#没有任何理由本丸中出现了迷你版的小药研和小婶婶(简单点可以理解为手办活了x)


此篇包含药研和小婶婶、审神者和小药研以及四人互动部分




药研坐在桌边,仔仔细细地打量着正安安静静呆在桌子中央的小家伙。巴掌大的小家伙有着和审神者相似的模样,黑色的脑袋,橘色的身子,以及毫不在意周围的冷静的态度。药研使劲忍住了自己想要上去摸一摸的冲动,害怕自己不知轻重的动作会弄疼她。


他小心翼翼地观察着桌上缩小版的自家大将,而这只所谓的“观察对象”也没有因为对方的视线而感到不自在,而是直直地回视了他,面无表情的样子显得有些可爱。


就这样,一人和一只保持着相同的动作过了十多分钟。直到房间的门被突然拉开,药研才回过神,猛地坐直了身子。


“我回来了啦。药研,你在做什么?”刚从远征回来的信浓对于兄弟莫名的行为有些好奇。


他顺着药研的视线看了过去,看到的是正呆坐在桌上看向自己的小主人,不管看多少次他都觉得无比可爱。


“果然小大将真是太可爱了!”信浓激动地跑了过去,顺手摸了摸小主人的脑袋。


药研看了眼正不断嘟哝着“好可爱,好可爱!”的兄弟,无奈地叹了口气,想着只要不弄伤她也就算了。


“嗯……不知道她吃不吃东西。”


“你别给她吃些奇怪的东西啊。”


“对了,我还有刚刚光忠先生给我的饼干,弄小一点应该会吃吧。”


“你当是喂鸟吗!”药研扶了扶额头。


信浓从怀中取出了一块饼干,他将饼干弄碎,放在手心上,轻轻地靠近了小主人。小家伙好奇地靠过来,有些迟疑地拿起了信浓手中的饼干,仔细地端详了一会儿,放在鼻前闻了闻,才放心地吃了下去。


吃下一块后,她的表情并没有多大的变化,不过看着她一块接着一块地拿起、吃下,药研想着,看样子是非常喜欢了。到最后几乎半只身体都趴在了信浓的手上,就像看着一只仓鼠趴在主人的手上咀嚼食物一样,十分惹人怜爱。


药研不敢移开目光,生怕错过一瞬间她可爱的样子,完全就是一副对自家宠物百般怜爱的傻主人的样子。不是猫奴,不是狗奴,应该说是“大将奴”。


“小大将吃东西的样子真可爱。”饼干吃完了,信浓抖了抖手中的饼干屑,用手指戳了戳她还略微鼓起的双颊。


“不过说起来,我以为你会更加高兴的,意外地很冷静呢。”


冷静?根本没有这种事。


“还是说,因为太喜欢了,反而不敢碰她?……嗯?猜中了?”


信浓看着因为被说中而变得僵硬的药研,轻笑了一声,继续说道:“没事的,小大将也一定很喜欢你。快点,来摸摸她吧。”


药研迟疑地伸出一根手指,悬空在她的附近,小家伙非常识相地走到他的下方。他慢慢地放低手指,轻轻地落在小主人的脑袋上,摸了几下便松开了。


小家伙连忙理了理自己被揉乱的头发,抬起头对着药研露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


看着这熟悉的面庞和很少出现在大将脸上的笑容,药研楞了一下,接着马上勾起嘴角,半开玩笑地轻声说道:


“要是大将也这么坦率就好了。”




深夜,本丸中的刀剑们已经回房休息,养精蓄锐准备迎接明天的战斗。唯独审神者一人坐在自己的房间中,埋头处理着堆积的公文。


手掌大小的小药研安静地坐在桌子的一角注视着正聚精会神伏案工作的秋月枫。他看了一眼墙上刚过了十一点的时钟,回想起今天早晨发生的事情。


本丸的近侍——药研藤四郎一脸认真地对着自己说:


“监督大将睡觉的工作就交给你了,千万一定要让她准时上床!”


小药研并不排斥这个有着和自己相同面貌的家伙,同样作为药研藤四郎,他很清楚,他们想要守护主人的心情都是一样的。于是他点点头答应了。


可现在,小药研看着正坐在桌前不停工作,完全不打算休息的主人,他感到有些不知所措。


看着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他终于下定了决心。他站起身快步走近了她搁在桌上的手臂,就像是为了阻止她继续动笔一样,用力拉扯着她的袖子。


察觉到他动作的秋月枫停下笔,微微转头看向他,她抬起另一只手轻轻抚摸他的头,微笑着问道:“怎么了?”


小药研迅速地迈开了他的小短腿跑到桌子的中央,用手指了指墙上的时钟,又踩了踩桌上的文书,拼命想要传达他的意思。


看着他在桌上蹦蹦跳跳的可爱模样,秋月枫忍不住地笑出了声。


“你是想让我去休息吗?”


他用力点了点头。


“谢谢你。”秋月枫像是夸奖般地再一次摸了摸他的脑袋,“那今天就先到这里吧,我去洗个澡,回来就睡。”


她收拾了一下桌子,从抽屉中取出了为小药研特制的被子和枕头,铺在了桌上。


“你要是困了就先睡吧。”


目送着主人离开后,小药研这才松下一口气。他想趁着这段时间再为主人做些什么,铺个床整理一下被子什么的。不过一想到那凭借自己力量无法拉开的柜子和抽屉,他只好作罢。


要是也能有和“他”一样正常的身躯就好了。


小药研怀揣着这样愿望的同时,也尽力完成着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他就地坐下,等待着主人的归来。他回头看了一眼温暖的被窝,使劲摇了摇头,想要驱散袭来的困意,可终究没能抵过。


当秋月枫回来的时候,她看到的是正端坐在桌上摇晃着脑袋,一副快要睡着的小家伙。


明明自己已经很困了却还在坚持,真是和他一模一样。


她将眼前的这个小家伙和自己最重要的人重叠在了一起,不自觉地勾起嘴角。


她放轻步子走了过去,察觉到动静的小药研马上清醒了过来,迅速地跑到了桌子的边缘,像是催促她赶快睡觉一样,抬起头直直地盯着她。


“我不是说你可以先睡的吗,不过还是谢谢你等我。”她压低声音,用略带宠溺的语气说道。


“作为谢礼,今晚我们就一起睡吧。不过,这可要对药研保密哦。”


小药研咧嘴露出了一个笑容,看来今晚能做一个好梦了。




药研今天没有出阵,也没有远征,他早早地完成了耕田的工作,来到了审神者的房间打发起了时间。


他坐在桌前,一只手支撑着下巴,注视着对面因为花粉症而不停打喷嚏的秋月枫。


看着眼前的黑发少女用手捂住口鼻,转过头拼命想要忍住打喷嚏的模样,他觉得有些可爱。


“没想到大将竟然得了花粉症,好像去年还没有?”


“嗯,今年才开始的,可能有什么东西过敏了。以前都不知道花粉症这么难受,之后得去万屋买些口罩才行。”


药研想象了一下自家大将带着口罩的样子。原本清秀的脸有一半都被遮住,更重要的是,自己无法透过那块白布观察到她的表情。虽说自己有时也会与口罩打交道,不过一旦它出现在大将的脸上,他就不能忍了。


他忽然想到什么,勾起嘴角露出了一个坏笑:“对了大将,你有没有听说过,亲吻可以缓解花粉症?”


“那只是流传的谣言吧,你作为医生应该很清楚才对?”秋月枫楞了一下,皱了皱眉回应道。


“虽然还没有探明其中的原理,不过已经有实验证明了这一结论。所以,大将,我们就来验证一下吧。”


药研站起身子,用手轻轻抚上她的脸庞。正当他准备将身体压过去的时候,他感受到自己支撑在桌上的手臂受到了轻微的打击。


他好奇地低头瞄了眼桌子,看到的是正对着自己挥舞拳头的小药研。


“怎么了?”看着不知何时出现的小药研,以及在一旁观察他拳打脚踢也没有进行阻止的小审神者,药研有些摸不着头脑。


“大概是以为你要欺负我吧。”秋月枫轻笑了一声,揉了揉小药研的脑袋,“谢谢你挺身保护我。”


药研对这小家伙的举动没有生气,他仔细打量着正怒视着自己的小药研,又看了看在一旁显得有些迷茫的小主人。


“看来你有在好好保护主人,那我可以安心地把小大将交给你了。”


小药研听到后立马警觉地跑到了小审神者的前面,张开双臂护住了她。


真不愧是“药研藤四郎”,不论处于怎样一种姿态,他都是一把护主的好刀。药研想着,每次大将遇到危险的时候,自己大概也是这样的吧。


“哈哈,你放心吧。我不会伤害大将的,刚才我也不是在欺负她。”


原本还半信半疑的小药研在看到一旁秋月枫的笑容后,才总算放下戒心。他放下原先抬起的双臂,朝着两人点了点头,识相地拉着小审神者跳下桌子,离开了房间。


看着两个小家伙蹦蹦跳跳离开后,药研“呼”地松了口气,转头对秋月枫说道:


“大将,虽然我想说,我们继续刚才的事情吧……不过看在那两个小家伙的份上还是算了,总觉得有些对不起他们。”


“原本我也没打算陪你做这种实验。”她笑着回答道,语气中没有任何不满。


“哈哈,我就知道大将会这么说。不过,偶尔这样一次也不错吧。”


“不用找什么借口,这种事情随时都可以做吧。比起这个,你能调制些缓解花粉症的药吗,这样下去连赏花大会都没法去了。”


药研没有放过她不经意间的一句话,以及随即出现在她脸上的红晕。他挠了挠头,故作镇定地回应道:


“遵命,大将。”



后记:

拖——————了那么久,给大家土下跪!!

太久没写,整个一退步进行时,希望我真的有把人物写清楚orz

关于亲吻能够缓解过敏……原来以为是假的,搜了一下发现日本学者早在03年就写了相关论文证实,我顺藤摸瓜地找到了英文版研读了一下(雾)2333


周末愉快,感谢阅读~

评论(6)
热度(62)

© 大大大狐丸 | Powered by LOFTER